自2008年市场危机以来令投资者感觉最安全的投资方式,在2010年代却将成为愚蠢的投资之举。

戴维斯基金(Davis Funds)负责人戴维斯(Chris Davis)近期说,因投资者持续将几乎所有现金投入债券以便避开股市下跌带来的惨痛,债券正成为不断增长的泡沫,并注定在下个10年下跌。

戴维斯在美国特许金融分析师学院(CFA Institute)年度会议上说,全球唯一真正的泡沫是债券,往前看10年后的情形,人们是在自找送命。

对众多投资者来说,戴维斯可能并非一个家喻户晓的名人,但在基金界,他代表一个长期的辉煌品牌,其公司经营着650亿美元的资产,他是这家公司的第三代基金经理,他的管理才能受到广泛推崇,被视为理性思考的典范。

因而,如果你是大量投资债券基金的投资者中的一员,他的观点可能会令你心生畏惧。

戴维斯并没预测债券市场会马上发生内爆,而是说可能还要等多达两年的时间,但他认为债券下跌不可避免。

他说,当赤字这么高而利率这么低时,某个方面必须让步,在目前这种局面下,他不认为赤字将会很快让步。

加息环境对债券型基金不利,因随着利率上升,债券价格会下滑。债券型基金必须在每个交易日结束时按市值结算,这意味着在账目上要以出售价给证券定价。因而,债券价格下滑时,债券型基金也会遭殃。

这并非是个新思路。事实上,大批特许金融分析师学院年度会议的出席者及专家在考虑同样的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全球债务太多了,是付出代价的时候了。

股票是安全避风港

但戴维斯的观点有点不同。他认为,大多数投资者的问题是将债券视为安全避风港,而在当前条件下,最安全之处实际上是股票。他并不是提倡牛市中的一再“买入”主导思想,并非建议普通投资者赎回全部基金,将全部家当都投入股市,而是基于数据特别是收益率来发表这番言论的。

戴维斯说,当前的股息收益约为3%,相当于或略少于投资者从债券所得的回报。戴维斯敦促投资者将投资视为为一家公司融资,不仅要透过派息看盈利收益,还要看公司自已留存的收益。

他说,采取这种方法来看待投资,在政府处于深度财政危机之时,投资债券要比购买雀巢(Nestle)等公司的股票风险高多了。雀巢的股票有7.5%的收益率,而该公司将一半的收益重新投资于公司运营,另一半才用于派息。

此外,公司收益通常会随通胀自动调节,大公司可通过提高价格向客户进行传递,而若市场发生通胀,债券收益就落后了。

戴维斯说,如果人们拿到报表看看股息收益与盈利收益,那他们的投资举动马上就会不同了。不过你必须要做到对股价的变化无动于衷,而大多数人做不到这一点。

这里是他对债券走势所做的可怕预期。大多数投资者投资债券是出于安全、收益与稳定的考虑。尽管债券可能安全,但当利率变化时,受影响的债券基金将不会非常稳定和安全,表现却更像是股票型基金。因债券型基金的收入构成不可能好于用来购买优质股票的资金产生的股息,那么假以时日,为投资者带来其购买债券型基金时预期收益的实际上会是股票基金。

戴维斯承认,许多观察者认为股市会有大幅长期下滑,因而他提出了一个最糟糕的场景预期,即另一次大衰退,1929年至1954年长达25年时间的大衰退期,市场基本上乏善可陈。

那段时期,仅在每年年初投入一笔资金并持有不动的投资者,股息收入带来的年化收益率达13%。

戴维斯说,大量资金涌入债券型基金的问题在于,它使人们走上了他们想走的那条路,却并非市场建议他们走的那条路。投资者自我感觉安全了,但其所为却非常非常危险。

Chuck Jaffe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