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有很多种表现形式。高盛集团(Goldman Sachs Group)一直以利润为重心的策略使其在此轮危机发生后仍能继续扩大自身财务资本。即使在华尔街其他同行都已作出调整时,高盛依然固守这一策略。然而,在公众对政府救助、银行家高薪以及所谓规模太大而不能破产的企业愤然指责之际,高盛的这种我行我素不免使其坐上风口浪尖。

这就使得高盛面临着另外一种形式的资本问题:在政治资本和公众资本方面遭遇越来越大的赤字。

而且这一次的问题并不是那么容易解决。

具体证据并不在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urities and Exchange Commission, 简称SEC)对该行提起欺诈指控,而是体现在SEC在提出指控之前并未对其发出任何警告,因此并没有给该行预先处理的机会。这对于曾经受到政府厚爱的高盛来说确实有如晴天霹雳。

因此,尽管高盛股价在周二发布业绩报告前获得一定支撑,但是面对当前的商誉危机,该行除了作出一些深远调整外可能别无选择。Sanford C. Bernstein分析师Brad Hintz在SEC宣布指控消息后写道,有越来越多的人对高盛当前商业模式的可行性表示担心。

举例来说,高盛主张可以在同一交易中代表不同客户的立场,同时还能管理内在的利益冲突。这种说法似乎是站不住脚的。相反,高盛可能需要在考虑赢利能力的同时,也要兼顾交易的公平和透明性。

这可能要求高盛的投资者们放弃他们习以为常的丰厚交易利润。不过从长期来看,这可能也不是什么坏事。

David Reilly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