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借入美元的利率正式低于众所周知的低收益率货币日圆,为逾16年以来首次出现的现象。这对美元来说不是什么好消息。

长期以来,美元一直受益于其相对于其他货币的正利差优势,尤其是相对于日圆,但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Fed)至少在明年年末前都会将美国隔夜利率维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的可能性令美元的优势消失殆尽。

这意味着投资者出于美元相对利差优势考虑而将资金投入美元资产(融资套利)的动力减小。这种情况在亚洲尤其明显,亚洲许多国家的央行一直努力将本币兑美元汇率保持尽可能平稳。

Bloomberg News
美元银行间拆借利率的绝对下滑(相对其他货币来说更是如此)甚至可能令美元成为一种融资货币,即投资者出于买进更高收益率资产之目的而借入的货币。

多年来,由于金融市场总体上稳定,且只有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将基准利率维持在接近于零的水平,融资套利交易几乎成为投资者为获得利差而建立以日圆为融资货币的套利头寸的代名词。投资者以低成本借入日圆,然后将日圆卖出换取以更高收益率的货币计价的资产,这些货币通常包括欧元、澳元和美元。

这种情况使得日圆保持弱势,从1996年到2008年年初,美元兑日圆一直处于100日圆上方,尽管期间美元兑其他主要货币稳步下滑。当这场全球金融危机带来的市场动荡导致投资者解除作空日圆的融资套利交易头寸时,日圆大幅走高。

但当波动性消退时,美元继续为投资者提供作空日圆的融资套利交易的机会。

但现在美元相对于日圆的利差出现反转。市场对于美元流动性在一段时间内将保持充足的预期推动货币市场上美元的借入成本降至纪录低位。

作为衡量短期融资市场流动性的关键指标以及企业和消费者短期借贷基准利率,3个月期美元伦敦银行同业拆息(Libor)本周下滑至低于3个月期日圆Libor的水平,为1993年5月以来的首次。

美元Libor在去年10月份全球市场高度恐慌时飙升至4.8%的高位后,一路下滑至目前的0.38000%;而日圆Libor则由去年的1%以上下滑至目前的0.38875%。

苏格兰皇家银行(Royal Bank of Scotland)策略师Woon Khien Chia称,投资者不可能大规模建立以美元为融资货币的套利头寸,尤其不会大规模建立作空美元兑日圆的融资套利头寸。事实上,考虑到市场预计日本央行加息步伐要比Fed更慢,美元Libor可能很快会回升至日圆Libor上方。

但和规模庞大且还在不断膨胀的美国财政预算赤字和贸易逆差一样, 低的美国利率可能会成为美元的长期利空因素,不过美元兑日圆并不一定长期看跌。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普遍看跌美元的分析师们预计,明年年底前,欧元兑美元将涨至1.60美元,同时美元兑日圆将从目前的94日圆回升至101日圆。

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首席经济学家David Wyss认为,没什么理由能让美元保持强势,他预计短期美国利率在一段时间内都将保持在低位。他说,2010年11月份的国会选举将是Fed维持利率不变的有力动机。

尽管如此,美元Libor下滑可以被视为市场对美国政策投出的信心票。这一利率代表的是银行相互拆借美元所要求的 码;在去年年末市场高度恐慌时,银行间市场一度停滞,Libor利率大幅飙升。

David Roman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