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华裔基金经理驰骋华尔街 打破白人男性垄断
http://money.5480d.com 2008-03-13 金融界

美国华人金融学会理事高梅

  高梅认为,做基金经理主要靠实力,背景关系只能起到辅助作用(美国《世界周刊》/韩杰 摄 图片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网3月13日电 据美国《世界日报》报道,过去十多年,进入华尔街工作的华人越来越多,部分人位居基金经理高位。在这个传统的“男人俱乐部”里,华裔女性基金经理已是“小荷才露尖尖角”。因此,记者特别访问三位华裔女性基金经理,介绍她们不同的人生路程。

  高梅是纽约富尔投资管理公司的合伙人和首席基金经理。她独立负责五亿元的投资,同时和别人共同管理23亿元的资金。从2003年到2008年1月,两支基金获得较好的回报。“一支基金平均收益率是11.9%,另一支为19.9%。”

  芝加哥麦克阿瑟基金会的国际投资总经理郭津德管理14亿元基金。截至2006年底,她的平均年收益率“比市场高出六个百分点”。在以男性为主的基金经理圈内,女性基金经理不多,但她“用业绩证明,自己可以比男性做得更好。”

  川妹子曾琦是波士顿阿卡典资产管理公司基金经理。在这家基金公司,她和其它14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800亿元资产投资,是其中唯一一位女性,而且是华裔女性。该公司不是一个人管理一支基金,而是一个团队共同管理全部的基金。“如果该我值班,我就要总管这些基金。”

  美国华人金融学会(TCFA)现任会长蒋明称,该学会共有1400名会员,其中女性会员占30%。从资料上看,女性基金经理很少,也“可能担任经理后没有向学会报告”。他认为,在美国基金经理竞争比较公平。“只要能够管理好基金,业绩获得认可,就可能获得提升。”

  他认为,女性担任基金经理比男性要克服更多的困难。“困难不仅在工作,而也在家庭和孩子。”作为妻子和母亲,女性经理既要照顾家庭,也要管理基金,还要进行社交活动。“各方面都要摆平,的确难能可贵。”

  高梅的故事

  在华尔街,女性基金经理“少之又少”。担任美国华人金融学会理事的高梅认为,在华尔街要靠真本事,还要有运气。“能挣钱就是能挣钱,投资者最后要看业绩。”同时,有个好的上司也有帮助。她认为,老板要对投资者负责,要有高的回报才行,不能光看关系。

  文学青年转学工商

  高梅出生在广东省汕头市,1989年怀着文学梦想考入汕头大学文学系,四年后获文学士学位。毕业三年后,她前往加拿大的维老大学(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攻读金融专业工商管理硕士学位。1998年毕业时,她申请多伦多一所大学的博士班。

  她说,当时有两位候选人。教授后来发现,尽管高梅的硕士成绩很好,但竟然在本科阶段没有学过数学,因此要求她补修数学,等待数学学分够时才进入博士项目。“我认为时间太长,便放弃读博士。”

  说来也巧,当时该校一位毕业生在多伦多道明银行工作。因为业务发展需要,到母校招聘新人,请教授推荐人选。她说,当时亚洲金融风暴已经发生,传言加拿大四大银行准备合并成两家。“合并就要裁员,因此当时工作并不好找。”

  她决定抓住这个工作机会。后来,她的申请异常顺利,“周一申请,周三面试,周五就拿到工作。”她认为自己很幸运,“许多有加拿大工作经验的人都找不到工作”。有人问她的经验。她就说,首先要认真读书,教授的推荐也很重要。

  当时,她的工作就是做金融衍生产品分析,为交易员提供研究报告。“交易员属于前台,我做的工作是后台。”后来,一个同事出差,经理让她兼做同事的工作。她发现同事“很多东西做错了”。于是,她每天加班,一个月后才把所有的东西改正过来。2001年,她通过注册金融分析师(CFA)考试。

  转到纽约参与创业

  当时,该银行在纽约市设有一个自营部,用银行自己的钱投资可转换债券。有一天,她的经理问她是否想去纽约工作,她高兴地答应了。她说,该纽约的自营部当时由著名华人投资者黎彦修领导,业绩在华尔街名列前茅。

  因为是银行的自营部,所以自营部要按照银行的规定来做,当时只能做可转换债券,其它产品不能投资。2003年,黎彦修带领自营部的20个员工离开银行,成立独立的富尔投资管理公司。“公司有四位合伙人,黎彦修是总合伙人,我和另外两人是普通合伙人。”

  现在,公司共有23亿元的投资,“透过杠杆投资的资金规模达到五、六十亿元”。她负责与股票有关的债券和与债券有关的信用投资。除了共同管理这些投资外,她还负责另外五亿元的高收益贷款投资组合。

  她说,这个团队过去没有投资过高收益债券。2003年,她开始尝试债券交易,“当时没有经验,我主要依靠摸索”。以前,债券投资者不买高科技公司和网络公司的债券。他们认为,高科技虚无缥缈,不像传统公司有个实体。“实际上,许多高科技公司和网络公司都已经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就像水和电一样稳定。”

  能否胜任业绩说话

  她的业绩证明自己能够担任基金经理。2002年,一家设计管理软件名为 Veritas公司两年期的可转换债券在市场上的价格达到年利率11%,减去国债利率的3%,每年盈利率达到8%。而且,这家公司的现金比债券还多,她认为不错,就决定大量购买这家公司的债券,结果证明她对了。

  2002年,卫星电视的可转换债券,减去国债的收益率后,其收益率达到10%。但是,公司存在一些不利因素。例如,其税前盈利是负数,公司的固定资产投资很大,因此,有人担心公司没有钱偿还债券。

  高梅不以为然。她说,投资公司一定要看到公司的前景,在纽约这样的大城市,可以看有线电视,但是,在许多郊区和乡村,人们没有有线电视,只能看卫星电视。而且,卫星电视可以增加消费者的选择性,就像手机一样。因此,她认为值得投资,结果证明“收益不错”。

  她在朗讯科技的投资上也很成功。2002年,朗讯面值1000元的可转换债券价格下跌至180元。有人估计这家公司再也不能付息。“当时,互联网泡沫破裂,朗讯的设备卖不掉。”因为许多公司重组以降低费用,因此减少购买朗讯的设备。

  她认为,朗讯支付债券应该没有问题,因为许多大的通信公司都是它的客户,朗讯应该能够生存下来。朗讯在资本市场上可以再融资,以获得时间重组而降低成本。后来,朗讯的债券价格涨了,从180元涨到800多元。她说,看问题一定要有变化的眼光。陷入困境的公司可以采取裁员、关闭部分部门以及重新融资来重生。

  记取教训不蹈覆辙

  高梅说,做了近十年的投资,虽然成功的居多,也有一些失败的例子。“我从市场学到不少的教训。”例如,朗讯发行过30年期的债券。“朗讯以前信用评级很高,只有评级为A的公司才可能发行这么长期的债券。”后来由于公司经营状况变差,这些债券都是折价出售,一百元的面值债券售价为60多元,收益率是5%。但是,朗讯的信用衍生产品的收益率却高达7%。因此,她认为朗讯的债券定价过高,其价格应该下降。

  但是,她当时忽略了一点。她向一些有经验的人请教,获益不少。债券毕竟是债券。如果朗讯倒闭,朗讯就会卖东西偿还债主。“首先偿还债券所有者,价格60多元就会获得60多元赔偿。”因此,这个价格不会下降。“于是,我赶快把它们买回来。”

  她从中获得一个经验,就是“首先想到市场是对的”。如果发现市场不合理,就要去设法找出它的不合理处。如果经过反复检验,证明市场是错的,才能采取行动。“如果对市场不理解,就要设法理解它。”

  次级房屋贷款指数(ABX)是个新型产品。该指数由20种债券组成,每种债券又有一万至二万个次级贷款组成。高梅认为,“一百元就是一百元,市场不可能生出钱来。”但是,次级贷款就像是市场能够生出钱来一样,“每个人都获利”。她说,这就是不合理。“次级贷款是一个泡沫。”

  她关注次级贷款许多年,但是一直找不到转折点。当时,次级贷款在市场上很抢手,也有人不看好,要卖空。“但是,卖空就亏,有人经不住损失就走了。”她认为,过去 40年,美国家庭收入扣除通货膨胀只增加四分之一。房价上升与葛林斯潘为市场注入过多的资金有很大的关系。从上个世纪90年代,美国成为完全付债消费,长期一定不能支撑。

  2007年3月,她开始卖空次级贷款,但是4月份就亏钱,“因为时间太早了”。到了5月份,次级贷款指数开始下跌,基金也开始赚钱。她说,她也卖空与次级贷款有关的金融公司,如全国金融(Countrywide)和华盛顿互助(Washington Mutual)。

  脚踏实地提高自我

  高梅说,自己的最大优点是脚踏实地,近十年来没有跳槽,一直在这家公司工作,努力提高自身的价值。每天想的都是工作,甚至外出游玩也不例外。“半年前,我生第二个孩子时,只请了六周的假期。”因为丈夫也在华尔街工作,家里请了两个保母。

  她既是基金经理,也是妻子和母亲。“我每天的生活相当忙。”她每天早上6点钟起床,起来就看电视商业新闻,然后在手机上阅读分析师寄来报告。7点半就要到公司上班,“讨论市场情况,提出注意事项”。每天晚上7点回家,吃饭后与两个孩子玩一会儿,“这是我最愉快的时候”。她对投资者的建议如下:

  牢记著名投资家巴菲特的谈话。“在别人贪婪的时候你要恐惧,在别人恐惧的时候你要贪婪。”她说,华尔街的人就是在恐惧和贪婪中生活。他们赚了钱的时候不可一世,亏了钱就觉得没有未来,其实没有必要。

  投资时不要跟风,一定要加入自己的思考,不懂的东西不要做。在市场上,有的产品收益率很高,看起来特别好,就要检查是否存在什么问题。现在,银行推出一种“加强”货币市场基金(Enhanced MMF),但是没有保证。因此,存钱时一定要有联邦存款保险公司(FIDC)的担保才行,以保证本金不会损失。

  并非每个人都适合炒股票。股票市场的风险太大,一定不要负债太高。有的华尔街人士赚了钱后,以为每年都会这样,就开始大笔花钱。“他们先在曼哈坦购买一间高级公寓,又在长岛买下一栋度假别墅。”现在,华尔街的人失业的很多,许多人首先是卖房子。因此,华人应该避免。

Advertisements